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科学 > 正文

苹果在进行人事调整 但没有“重组”

互联网 2019-02-21 00:57

查看最新行情

在iPhone净销售季度同比下跌15%、营收和利润均出现十余年首次假日季下跌后,苹果正式迎来自己的“中年危机”。这让习惯了那个充满创意的青春苹果的人们很不适应,人们期待它赶快振作起来。于是,苹果最近传出的一系列人事调整,被形容为公司的“重组”,改变似乎就要到来了。

但事实上,如果你仔细看看这些调整,你会发现,苹果的调整远没到“重组”的程度。它可能已经认清了自己面对的现实,但依然没有想明白下一步要怎么突破。

被夸大的人事调整

苹果最近受到关注的人事调整,主要涉及11人高管团队中的两个位置:一是零售事业的负责人阿伦茨(Angela Ahrendts)此前宣布将于4月离职,由掌管人力的30年老兵奥布赖恩(Deirdre O'Brien)兼任;另一个是从Google加盟的占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晋升高管团队,并开始负责AI业务。其中后者的调整其实发生在去年12月。

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这些调整让习惯了稳定的苹果员工感到不适,加上去年遭到调整的Siri部门,报道认为,尽管各自具体原因不同,但加在一起都反映了“苹果将自己从一家iPhone销售驱动的公司转为靠服务以及潜在的革命性新技术带来增长的公司的努力”。

占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

但是,将这样的调整形容为“重组”,似乎有点滥用这两个字。拿苹果和其他科技巨头做两个对比就会很明显。

去年,中国两个科技巨头腾讯和阿里巴巴先后做了架构上的重组。腾讯通过公司史上“第三次战略升级”,拆分和新建了多个事业部,希望借此将重心从“消费互联网”跨向“产业互联网”。而阿里方面,不仅创始人马云退休,高管团队也完成大轮换,公司各个事业群进行升级。

与这两家公司相比,苹果目前的动作基本没有涉及任何业务条线的调整。而且与苹果自己上一次大规模的调整相比,这次的力度也差了很多。2012年库克曾调整了包括iOS等核心业务部门在内的四名负责人,并对各业务组也做了重新分工。当时形成的11人高管团队一直维持至今。

另一个可以比较的对象是Facebook。苹果和Facebook在2018年都遇到了公司迄今最大的挑战,但Facebook早在2018年就完成了大范围人事更迭,收购来的Whatsapp和Instagram创始人离职,纷纷被小扎的心腹顶替。

与小扎这种危机时期集权意味十足的调整相比,目前苹果的人事变化看起来更像是正常调整和被动更迭:在AI如此火热的当下,负责AI的占南德雷亚进入高管团队理所当然,而由一名过往20多年一直负责员工人事的老兵接替重要的零售业务负责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临时过渡。

苹果的这些调整,的确是针对现有危机的一种应对,但并不像外界描述的那样大刀阔斧。

《华尔街日报》引述苹果内部人士称,苹果正在重新调整AI等业务的资源分配。但这也意味着它并没有从根本上重新分配资源,而只是在核心的硬件业务之外做了重新分配。

硬件销售遇到危机,但那些如今看来曾有机会承担更多营收的新业务,也表现一般:AI方面,以Siri为代表的产品很久没传出什么水花了,去年底Siri部门也做了大的调整;智能家居方面,与亚马逊Echo的风生水起相比,苹果产品似乎有些黯然失色;而无人驾驶技术也在被Waymo甩开,上个月CNBC的报道称,苹果无人驾驶业务裁员200人。

最有希望成为新顶梁柱的软件服务,归根到底还是依托在苹果自己硬件基础上:占服务业务营收40%的Apple Care和应用商店app销售业务,本身就需要靠iPhone等硬件销售支撑。

这让外界形成了普遍的看法:苹果当下的问题是在经济下行之下,近来在创新上的“退步”遭到放大,高定价策略的弊端也开始显露,同时新的增长点尚没有补上。但是,苹果自己是否也认为其最根本的问题其实出在创新上?这是外界最担心的地方。

这也使得此轮调整中最受关注的阿伦茨的离职,显得更加值得玩味。

中间为阿伦茨

阿伦茨曾被媒体捧为“库克接班人”,现在看来明显是外界自己加戏,但她曾掌管了5年的零售部门对苹果却是实打实的关键业务。她离职的消息传出后,人们开始猜测,她究竟是被库克轰走,还是自己离职。

根据财务数据分析网站statista的数据,阿伦茨加入前,苹果从所有的产品营收来源处(products revenue sources)得到的年收入为370.4亿美元,而2018年的数据增长到595.3亿美元;苹果零售店数量从364家店增长到511家店,增长40%。据一些华尔街机构的测算,零售店的销售占总营收的25%,而2018年在阿伦茨执掌下,苹果零售店每年接待顾客已经超过3亿人次。

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库克也称赞了阿伦茨领导的零售团队。“我们的零售团队贡献出破纪录的第四季度业绩,并且收获了最棒的年度表现。他们在给我们的商店带来革命式的改变。”

在这样的成绩下,阿伦茨依然离职了。“她负责的零售业务归根到底还是需要依赖iPhone等产品本身的吸引力。”一名前财富50强公司的高管对PingWest品玩说道。“她也许终于意识到,自己能做的有限。在iPhone缺少创新的情况下,靠什么吸引人来店里购物?”

这位前高管认为,阿伦茨的离职看起来并非苹果为糟糕业绩找了个替罪羊,而很可能是阿伦茨自己主动离开。“因为阿伦茨发现,苹果并没有意识到自身创新的停滞才是问题的根本。”他分析道。“也许苹果自己也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