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科学 > 正文

盖茨专访回忆保罗·艾伦:本想和他度过更多时光

互联网 2019-02-20 03:55

本站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18日晚间消息,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日前接受了美国科技媒体GeekWire联合创始人托德·毕晓普的专访,盖茨在采访时表示,盖茨基金会已在全球健康领域投入了100多亿美元,并取得了显著效果,将来还会继续投资。

众所周知,盖茨行事谨慎,但此次在接受GeekWire采访时,盖茨谈到了一系列广泛的话题,涵盖了从不断演变的慈善目标,到对已故好友、商业伙伴保罗·艾伦的回忆。

此外,盖茨还谈到了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本周发表的年度公开信。这封信重点讨论了过去一年让慈善家们感到惊讶的事态发展,以及这些意外事件让我们了解到当前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全球的也是民族的

记者:在你们的年度公开信中,你提出的其中一点——我认为可能是这封信发表后最受关注的一点——全球的也是民族的。不仅在美国,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这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让我们听听你的理由吧。

盖茨:如果你脱离世界,远离这些经济体的不稳定性,疾病就会在全球范围内迅速传播,有很多原因会伤害到你。即使你说,所有生命中正常的人道主义原因都有同等的价值,让你烦恼的是,这些国家的幼儿正在死亡,即使你把它归零,我的观点是:每美元援助的影响,在美国甚至还不到预算的0.5%,正如詹姆斯·马蒂斯将军所说,如果你不资助援助预算,你就得在子弹上花更多的钱。让越南发展起来的原因,所以我们不再认为它是一个我们需要派遣士兵的地方。

现在实际上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作为一个援助接受者,它即将毕业。也就是说,它的国内资源正在资助一切。此外,印度就要毕业了,印度尼西亚也要毕业了。相比之下,非洲是一个比较艰难的国家,但即使在那里,作为基础的健康状况的改善也是非常迅速的。这也是我们基金会发挥强大作用的地方,我们已经为与健康相关的活动捐赠了100亿美元,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奇妙的结果。因此,我们会继续这样做。

记者:但是,在当今世界,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国际上,这似乎都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案例。这是个小插曲吗?换句话说,我们只是碰巧遇到了对民族主义主张全球主义看法的暂时性反对,还是说,这就是它的未来发展之路呢?你的立场是什么?

盖茨:当然,如果人们对他们的政府感到失望,他们觉得政府不尊重他们的价值观,或者不优先考虑他们,或者让其他人得到比他们得到的更好的交易,这种普遍的消极情绪可能导致政府不能对这些长期问题进行投资。如果选民觉得,好吧,精英们喜欢做这些事情,而精英们并不关心我们,那真的很糟糕。所以,这绝对是一波质疑……我们是否应该与其他国家结盟,如北约?美国是否应该发挥这种主导作用,帮助世界变得非常、非常稳定?或者我们应该说,“好吧。那是浪费钱。我们不会在这些事情上帮忙的。”

自二战以来,人们几乎理所当然地认为,世界正在变得更加稳定,这些投资是有意义的。我希望这是一个周期性的事情,尤其是如果我们能让人们去看看这些成果的话。任何去看它的人们都会被打动,因为你将看到那些即将死去的孩子,那些还活着的孩子。即使在美国,稳定性也是很重要的。我们不希望埃博拉病毒或流感从发展中国家蔓延到这里。

记者:在这个问题上,你会对特朗普总统和国会领导人说些什么?

盖茨:哦,我很久没见到他了,但是美国选民应该为布什总统发起的这些项目感到自豪。他说,艾滋病情况紧急,并推出了“美国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这是非常慷慨的,每年超过50亿美元。他说,美国将占全球基金的1/3,许多国家都会提供资金。美国已经走在了前面,今天有2300万人因为这种慷慨而活着。我希望去看看,见见那些人,想一想,“好吧,非洲,我们的人口增长速度很快。它正受到气候变化的挑战。”这就是最大的挑战所在。我们是否应该继续参与那些规模还不算太大的援助项目?我的意思是,美国,我们的国防预算比任何人的都要大得多。援助预算还不到国防预算的5%,但它确实有助于实现同样的目标。

关于气候变化

记者:你在那些真正倡导绿色能源的人中间引发了一些质疑,你认为它是核能和风能或太阳能之间的竞争么?关于你支持核能方面的指责,你如何回应?

盖茨:不,在大多数地方,如果你有适当数量的风或太阳,这将是一个重要的能源。但它仍然不到全球电力的2%,而且,连同天然气在内,它们存在不确定性。例如。你一天24小时都需要电力,但东京每年有七天没有太阳也没有风。

目前,我们还没有足够的电池来处理这种情况,这就需要其他的能量来源。当天气特别冷的时候,例如在芝加哥,医院需要通宵供电。人们希望他们的加热器能工作。因此,即使对电力来说,这种可靠性也是一项挑战。另外,电力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也只有25%。因此,“清洁能源”这个词愚弄了人们,没有让人们意识到,75%的能源不是电。

而从一些反应堆中得到的极高热量,实际上帮助了人们解决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这是可再生能源所不能达到的。因此,它真的挺伟大。至于电价,在阳光明媚时会很低,但在其他时候就会很高。

记者:你在公开信中写道,希望更多的人充分了解如何才能阻止气候变化。这需要花费多少费用?

盖茨:嗯,你必须在所有的能源领域进行创新,而且你必须以这样的方式创新:不仅富裕的国家会说,“好的,我们会为我们的钢铁和电力支付额外的费用”,同时你还必须考虑到像印度这样的国家,那里的电力才刚刚开始提供给空调和照明等基础设施。

如果你要求他们支付很大的溢价,他们真的会接受吗?尤其是在他们并不对温室气体负责的时候。当前,我们的人均排放量是印度公民的一千倍。因此,在他们达到我们所拥有的水平之前,他们是否应该放慢对基本需求的帮助呢?唯一可以绕过这种取舍的是:你的创新可以做到,在制造肉类、水泥、钢铁、卡车、飞机和很多资源的过程中,实现零排放,又不会带来额外的成本。

记者:作为关注美国贫困问题的一部分,盖茨基金会正在积极采取行动。以往,重点一直放在全球卫生和美国教育上。如今,你认为关注贫穷和孩子们的情感成熟是第三个支柱吗?还是仅仅与你正在做的事情相匹配?

盖茨:这是关于“试图理解采取什么干预措施”方面的一种扩展。这些措施不仅仅是普通的“这堂英语课更好,这门数学课更好”,它是关于指导或周期?还是明确地试图训练执行功能技能?我们在基金会花了整整半天的时间,与这些领域曾经做过许多干预的领导人进行了探讨,其中一些看起来很有希望。

总是有很多事情,如果你真的衡量他们,并不奏效,但有些事情却达到了非常高的标准。因此,这是一个关于“那个学生究竟有什么困难”的扩展,我们甚至要理解,环境中的压力是否会造成一种生物环境,让学生很难集中注意力?这确实是一个因素。

现在,如果你生活在一个艰难的社区里,想出一种干预措施来提高你的执行功能技能,或者抵消你所处的那种压力模式,那就难得多了。目前,这个领域的研发经费很少。这不像软件或药品行业,将10%至15%的费用花在研发上。在教育上,社会花费甚至不到0.1%。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基金会可能会进来,找到有最好想法的人,真正证明哪些是有效的。所以我们把网撒得越宽越好,希望五年后,这个领域将会变得更好,因为投资不足是令人遗憾的。

记者:让我们谈谈教育的另一个领域,因为这封公开信中有一整节让我想到:如果经历过从1995年到2019年的成长,读过《未来之路》这本书,也看过你对教科书是如何进化的描述,或者实际上并没有进化,如今正在开始进化。

盖茨:是的,开始进化了。

记者:开始进化,那我要问,“20年前没有发生过吗?我早就料到这件事会很快发生。”。描述一下你在教科书世界中看到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你认为,它对教育的新时代起到了作用。

盖茨:当你把数学书带回家,你试着做那些练习时,你可能会被卡住;或者你可能认为你做得对,但实际上却是不对的。在当前这个数字世界,软件可以生成作业,并且能以适当的级别生成。如果你需要一个提示,就会得到提示。现在,你坐在那里,只要有手机、平板电脑或PC,你就会得到反馈。我们还把在数学方面获得的这些经验,普及到其他领域,使之成为一种更丰富的体验……

记者:为什么还没发生呢?为什么这不是我们现在的现实?

盖茨:教科书市场是一个艰难的市场。谁真的应该试试这些东西?用于这些东西的研发资金应该从哪里来?这真的不像一个正常的消费者市场,你必须把设备放进去。如今,与10年前相比,拥有PC或平板电脑要容易得多。10年前,你必须走进实验室。如今,理想的情况下,这其中的一些可以在手机屏幕上完成,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功能都可以,但已经很普遍了。

总之,它的发展速度要比应有的慢。教育创新仍投资不足,在这方面,我们正试图让一些私营公司做得更好。但许多只是为了建立一支销售队伍,实际上运营得并不是很好。

回忆保罗·艾伦

记者:你和梅林达还将这封公开信献给去年10月因癌症而去世的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回忆你们在一起的日子,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盖茨:保罗是一个有好奇心的人。他读科幻小说比我读得多。他比我大两岁,我在数学方面做得很好,所以他总是怂恿我,“嘿,你能搞清楚这台电脑的事吗?”这是一段奇妙的友谊,因为孩子们通常不和比他们小两岁的孩子一起玩。

一起上学时,我们的关系非常融洽。后来,保罗去了华盛顿州,我最亲密的朋友肯特·埃文斯在华盛顿州雷尼尔惨遭杀害。于是我去找保罗说:“嘿,回来帮帮我。”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一种合作关系,最终创建了微软。

保罗为微软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他不仅对微处理器有这样的洞察力,还搬回了波士顿。他回到那里并不是因为他喜欢冬天,或他居住过的地方,基本上是想让我辍学,因为他知道,他想和我一起做公司。

保罗对事情总是很好奇。他不太喜欢当经理,在微软的日子里,我的兴趣主要集中在软件方面。因此,就像保罗带一群人去参加航天飞机发射一样,我想,“嘿,等一下。我们应该在这里为IBM送货。你到底在干什么?”

他的思想和阅读总是涉及面很广,他总是看得很远,他总是想找到一些新的和不同的东西,总是有点超前于他的时间,他正在做的事情。如今,随着我的孩子越来越大,离开学校,本来会有更多的时间和保罗呆在一起。我原计划,等到孩子们上大学后,我要和他在一起度过更多时光。

记者:听到这真让人失望。对于他不在这里这一事实,你感受如何?

盖茨:感觉有点奇怪,因为我们总会在一起说,“嘿,有一部很酷的电影我看,或者这里有一些新的技术上的东西。这件事会不会成功呢?”

西雅图的最佳汉堡

记者: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了很多会引起分歧的问题,下面换个话题,最近有人拍了一张你站在迪克汉堡外面排队买汉堡的照片。你是Burgermaster的长期粉丝,对那些说你是“汉堡墙头草”的人,你想说些什么?

盖茨:这两个品牌的汉堡我都喜欢。你知道,我会在不同的时间吃很多不同的汉堡,但我最喜欢的两种是Burgermaster。我想我坐在车里的时候,不像我在迪克家排长队的时候那么上镜。关于迪克的一件事,我想说的是,薯条很好吃,其他家很难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