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华业资本预亏50亿 祸根4年前就已埋下

互联网 2019-02-16 14:38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商誉减值危机早在4年前就已埋下。

2019年1月31日,华业资本(600240.SH)公告称,预计2018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在46.52亿元至50.51亿元之间。公司对收购捷尔医疗时所形成的商誉12.22亿元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这一全年预亏规模,较前三季度已亏规模1.35亿元相比,差额高达40多亿元。

上交所1月31日对华业资本业绩预亏公告发出问询函,针对7大问题要求华业资本给出合理解释。

如此巨额的亏损出自何处?根据华业资本的说法,主要是围绕“应收账款被骗事件”而进行的7项减值、坏账、负债的计提准备。

“公司于2018年发生应收账款被骗事件,该案正处于公安机构侦查阶段,司法机关尚未给出最终结论,公司目前无法判定已逾期和存量的应收账款是否真实,以及能否全额或部分收回。”该公司在公告中称。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9月28日,华业资本现有应收账款存量规模约百亿元,计提40多亿元的减值、坏账、负债是否充分还是个悬念。

应收账款被骗事件

“应收帐款被骗事件”于去年9月份“见光”。

2018年9月25日,华业资本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华烁)收到北京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景太龙城”)通知,西藏华烁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并触发西藏华烁履行差额补足义务。

该投资项目具体是什么?

“华业资本此次被违约的债权是公司2015年开始运作的一项新业务:医疗金融平台。这个业务的运作模式是:公司通过子公司国锐民合、西藏华烁与金融机构合作成立金融产品,用于收购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债权、合作成立医疗供应链基金、信托计划、有限合伙企业等。”国信证券在一份研报中称。

在实际运作中,华业资本通过多种方式参与该医疗金融平台业务,比如通过子公司完全自持应收账款,或者通过资管计划或者信托购买应收账款,公司购买优先级份额或者劣后级份额等。

2016年7月,华业资本子公司认购了前述合伙企业景太龙城的份额,而后者主要用于投资受让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债权,其具体盈利模式为:景太龙城以一定折扣提前支付供应商对三甲医院销售药品、设备、耗材而产生的应收账款,三甲医院于到期日将按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 从而实现投资收益。

根据华业资本2018年9月26日公告,截至当时,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逾期逾期未回款总规模约为8.88亿元,具体涉及“景太19期”、“景太20期”、“景太23期”应收账款,对应的到期日分别为当年的7月26日、8月23日、9月20日。

“根据协议约定,医院应于到期日前全额偿还应收账款,但医院只按期偿还了景太19、 景太20期优先级本金,未支付劣后级本金及收益。”华业资本在公告中称。

发生上述违约后,华业资本成立了债务追偿小组,对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进行了现场走访,结果牵出了公章造假事件。

“(公司委派的律师)向债务人的相关部门出示了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韵医药)与公司及公司子公司签署的《债权转让协议》、《应收账款债权确认书》及债务人出具的《确认回执》,债务人的工作人员否认存在《债权转让协议》 中列示的债务,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的,确认上述债务并不真实。”华业资本在一份公告中称。

是谁伪造了公章?根据华业资本聘请的律师的说法,是恒韵医药。“恒韵医药存在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9月28日,华业资本现有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

其中,华业资本使用自有资金直接购买应收账款规模为27.25亿元,华业资本参与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和劣后级金融产品规模为37.17亿元,其他金融机构参与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金融产品规模为 37.46亿元,华业资本子公司西藏华烁为优先级提供差额补足义务,华业资本为西藏华烁的差额补足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2018年9月28日,华业资本向北京公安报案,后者不久受理了恒韵医药涉嫌合同诈骗一案。

需要指出的是,让华业资本陷入厄运的恒韵医药并非“外人”,其与华业资本是关联方的关系,甚至若未“出事”,本该被注入上市平台,而如今带给上市公司的却是计提7项减值、坏账、负债。

计提7项减值、坏账、负债

一切始于4年前的转型。

华业资本最早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2015年6月,以21.5亿元现金收购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尔医疗),开始向医疗投资业务和供应链金融业务扩展。

其中,医疗投资业务即采用直销和代理相结合的经营模式销售医疗器械、耗材及药品,并与重庆医 科大学合作经营一家混合所有制医院;供应链金融业务即前述投资应收账款业务。

医疗资产的收购还不止于捷尔医疗。

当年的收购案还包含了另外一个附加条款,即捷尔医疗的原主要股东李仕林承诺,逐步对其所控制的其他企业所从事的医药商业业务(主要为药品的流通业务)进行规范和整合,并在三年内注入华业资本。

待注入的资产正是如今被指涉嫌伪造公章的恒韵医药。

2018年6月,华业资本曾公告启动注入恒韵医药的工作,不过截至后者“东窗事发”时尚未形成具体收购方案。

“恒韵医药的业务目前主要分为两个板块,一:恒韵医药是原总后勤部确定的全军统筹配送企业和全军统筹冷链供应配送企业。据此,恒韵医药向军队医院提供药品配送服务;二:恒韵医药与其他医药商业公司的医药调拨/分销业务。恒韵医药是重庆医药市场重要的医药分销商,与众多医药流通公司基于长期合作形成了丰富的销售网络。”华业资本曾如此披露。

“应收账款被骗事件”中,恒韵医药的现实控人、捷尔医疗的原实控人李仕林是关键人物。根据华业资本2019年1月31日的说法,“李仕林因涉案已无法取得联系”。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李仕林在向华业资本转让捷尔医疗时,签署了为期6年的业绩承诺,并且,截至案发,一直实际经营管理着捷尔医疗。

在年度预亏约50亿元的公告中,华业资本在“预亏主要原因”一栏中称,李仕林因涉案已无法取得联系,其管理团队也发生较大变动,捷尔医疗已无法正常开展经营活动,因此,公司预计收购捷尔医疗时所形成的商誉将出现减值。

“公司正在聘请相关专业机构按资产组对其重新进行评估,截至目前尚未出具评估报告。公司根据谨慎性原则,对收购捷尔医疗时所形成的商誉12.22亿元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华业资本称。

除了计提商誉全额减值外,华业资本2019年1月31日围绕“应收账款被骗事件”还进行了6项减值、坏账、负债的计提准备,具体包括:

“一、对截至业绩预告披露日已逾期的应收账款投资业务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对在履约过程中按合同约定已支付的履约保证金,相应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对公司应承担的差额补足义务,计提预计负债。二、对截至2018年年报披露日将到期的应收账款投资业务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对在履约过程中按合同约定已经支付的履约保证金,相应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对公司应承担的差额补足义务,计提预计负债。”

不过,华业资本并未披露上述6项计提分别涉及的规模。《华夏时报》记者就此联系华业资本,截至发稿时,尚未收购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华业资本暴露出来的风险还不止巨亏和应收账款被骗。

该公司在2019年1月31日公告的“风险提示”和“其他说明事项”中还称,捷尔医疗还涉及违规担保金额约17亿元。

2019年2月1日,华业资本盘中触及1.96元低点,对应市值不足30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根据同花顺数据,1.96元的价位创下了华业资本股价的9年新低纪录。

事实上,华业资本曝出应收账款被骗前,其股价在2018年9月10日一度触及8.38元的阶段高点,对应市值130亿元,此后开启断崖式下跌,一个月的时间内盘中就跌至2.64元阶段低点,此后至今,股价一直在3元上下浮动。

2019年2月1日股价创下1.96元新低后,华业资本2月11日复盘开启了3连涨,2月13日收涨1.33%,股价2.28元,对应市值约32亿元。